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你的位置: 首页精品小说正文

朝鲜女兵洗澡不避嫌:中国哨兵很兴奋!(图)

分享到:

发布日期:2012/5/9 14:22:00 来源: 作者: 点击:0

父亲出生在四川农村,很穷的那种,没有土地,没有财产,父母早亡,童年时过继给大伯公,在15、16岁时,大伯公去世,从此孤身一人,靠做打工和贩卖茶叶过活。解放后,由于贫雇农的身份进入农会,正是当时的根红苗正。51年,我父亲响应政府的号召,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,当时...

 父亲出生在四川农村,很穷的那种,没有土地,没有财产,父母早亡,童年时过继给大伯公,在15、16岁时,大伯公去世,从此孤身一人,靠做打工和贩卖茶叶过活。解放后,由于贫雇农的身份进入农会,正是当时的根红苗正。

51年,我父亲响应政府的号召,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,当时全乡有200多人参军。他们打着红旗,从乡里排着队伍,徒步向着远方前进,集结地在四川隆昌。 而后乘坐闷罐车到达东北,也许途中有换车,但具体情况不清楚了。他所在的部队属于林彪的四野,他当年所有的奖章和部队番号,士兵证等原件都还在家里。他在 军队的最高职务是班长。主要参加过的战役是上甘岭战役,不过是在外围。

每次,我的父亲在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,并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情绪很激动,很多时候,其实是一种平静,他是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,他有着崇高的革命理想,那不是装出来的,是他内心真正的流露。作为志愿军和四野的战士,是他一生的骄傲。
 

\


对于他的这段往事,我只能写一些片段,也是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东西,这不是小说,是真实的回忆。

1。出发

他和乡里其他人都是自愿参加的,没有强迫,他们是真正希望可以保护我们这个刚成立的政权,虽然对于战争,他们并不是很了解。不过在行军途中,还是有人当了 逃兵,远离故土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我父亲很鄙夷的说:最先跑的就是那个扛红旗的大个子,出门才一天就跑了,怕死鬼。

2。训练

他们主要是投弹、射击、越野、等基础项目,时间很短,也就几个月吧。3。入朝前夜


第二天就要入朝了,我父亲很清楚,随时都有可能牺牲,他和几个战友决定大吃一顿,反正日子是不打算过了,他们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,在丹东的一家小饭馆,点 了猪头肉、酒还有其他的东西,可是运气就这么背,还没吃呢,空袭警报就响了,一会美国的飞机就飞过来轰炸了,他把猪头肉倒进包里,大家跑回部队,当天晚上 跨过了鸭绿江,进入战场。

4。新兵

新兵最怕什么?炮弹。吓人啊,那声音嗖嗖嗖的,新兵一听见炮声马上卧倒,让老兵笑的不行。当他们也成了老兵的时候,怕的就不是炮弹了,而是那些打的很准的机枪。
 

\


5。生死瞬间

我父亲在朝鲜战场没有负伤,他归结起来,就是三个字:运气好。主要有以下几点

作战中没有担任过突击队,主要在外围作战,他们部队在一。二次战役中损失严重,他们是作为补充兵员进入战场的。上甘岭战役他们差点就作为主战部队了,补 给、弹药、装备和遗书都准备好了,可关键时候他们被派给了其他任务,具体的没有说。我再也不可能知道了。我父亲说:要是当年我上了上了上甘岭,就不会有我 们一家人。

我父亲身材很小,个子不高,这也救过他的命,当年他们在行军途中遭遇美军飞机扫射,他棉衣两边被打了2个洞,他的一块皮也没有被碰掉,这个瘦就是好。

有一次过封锁线的时候,他跑的快,人机灵,无数发炮弹也没有打着他,而他们班里好几个战友牺牲,他的老班长被一颗炮弹直接命中,他的遗体就只有一块粘在树上的皮肤了。我父亲在生活中一直强调吃饭一定要快,第一是吃慢了,你就不可能吃饱,第二,他就有一次因为吃饭快而救了自己的命,那次的情况就是:他们在营地吃饭,我父亲很快吃完了以后就出去接替哨兵,刚走出营地,美军的飞机就过来轰炸了,那次营地的伤亡不小。


他面对最大的一次伤亡,就是在清川江修机场,当时修机场的部队有万把人,由于任务紧,白天也修,后来美军就派了上百架飞机前来轰炸,那个死人才多啊,断胳 膊断腿用箩筐都装了好多,其中一个工程师身上一点伤都没有,是被炸弹震死的。我父亲当时是在机场外面的一个小河沟里筛石子,逃过一劫。

进入敌人弃守的阵地要当心,不能吃里面的东西,不要随便坐卧,他们部队就有吃敌人留下的食品中毒,还有的人随便找地方坐,结果被敌人喷洒的有毒的东西感染,出现大面积皮肤溃烂的。
 

\


6。作战

在我父亲的作战经历中,其实和敌人的短兵相接不多,更多的是打冲锋,跟着部队往上冲,那个时候随时要注意的就是机枪的声音和炮弹的声音,观察弹着点,川兵 矮小的身材特别有优势,多少次逃过死亡,靠的就是灵活的身手和敏锐的头脑。其中,最重要的就是,决不能怕死,你越怕死,越胆怯,你就越可能死,我父亲没有 害怕死亡,所以他活下来了。7。吃


吃是很重要的事情,他们很多时候都没有吃的东西,特别是蔬菜,不过我父亲作为一个农民出身,还是有办法,他们要求上级送到阵地的黄豆绿豆都必须是生的,呵 呵,发豆芽。还有蔬菜的种子,他们在阵地里种菜,利用弹坑积水养鱼,这个主要是战争到了相持阶段的事情,他们和美军伪军最近的阵地就只有5、6米,不能说 话和咳嗽。我父亲对朝鲜的泡菜影响深刻,说那个很好吃,并归纳为,朝鲜的水质很好,所以泡菜好吃。

8。美军枪械

志愿军战士可以说没有人不熟悉美军的枪械,我父亲就说过,他打过美军所有枪械,认为最好的枪是美军的卡宾枪,最差的是汤姆逊自动步枪,卡宾枪他们认为打的准,也打的远,汤姆逊打的近,特别是枪管很容易发烫,精度很差。

9。恐惧

朝鲜战争在相持阶段的时候是最难熬的,死亡就在眼前,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发生,这个时候很多人精神上受不了,有发疯了,自杀的,自残的,开枪打战友的,特别是一些文化程度比较高的,出现这种问题的就最多。

朝鲜女人都在河里洗澡,他们行军路过的时候,这些女人都不避让,有的还特意从河里站起来,向他们招手,招呼他们过去呢。朝鲜因为战争,男人大幅度减少,她们都想找个志愿军做男人,不过由于纪律问题,这个愿望实现的就很少了。

最可爱的人

我父亲从一个土农民成为一个战士,在战争中经历了考验,他们是最忠诚的士兵,他们为我们赢来了和平,他们是最可爱的人!!!!! 朝战老兵回忆:在朝鲜借宿时朝鲜女人真开放

在铁血上看到举行“离开朝鲜的日子”大型征文活动,我也一时兴起,讲讲我们村里的抗美援朝兵.

我们村里有好几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,其中一个人的故事很值得一讲.先申明,我所讲的都是本人在世时亲耳听到的.

他的外号叫"毛爷古",真实姓名我倒不记得了."毛爷古"身材高粗,最开始是被国民党抓去当的兵.据他说,他的国民党连长很欺负他.有一次作战时,他担任掩护,在连长带人向上冲时,一枪就从背后把连长打倒,当时就从桥上掉了下去.

后来他在东北被共产党的军队俘虏,就参加了解放军打国民党,再后来去了朝鲜打美国人,一生连伤都没受过.我们曾听他讲过很多有关抗美援朝的故事,给我印象最深的有这几件.

一天深夜,他拿着一把大刀,领头摸进敌人的一间营房,一路砍过去,只有睡在最后面的一个人哼了一声.

又有一次,部队俘虏了一些敌人,因情况紧急,来不及带走,只好用刀全部杀了.

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朝鲜人对志愿军特别好,有时他们借宿在老百姓家里,都可以跟女性家人睡在一个坑上,但部队的纪律很严,他们也不敢去挨.

战争结束后,他的经历却很曲折.因他立过很多战功,退伍后很是风光,很多姑娘喜欢他,当时都挑花了眼,曾在一个供销社女售货员与一个女老师之间长时间犹 豫,拖过来拖过去,两个都没有成,最后年纪大了,热乎劲也过去了,娶了个有点智障的女人.虽然国家每个月都有补贴(当时他是很少人在农村,却有工资领的 人),每年过年时公社武装部敲啰打鼓送衣送被更是当地一景,但日子过得却很是艰难,主要是他本人不会打算,有时就蠢吃,吃完就混日子,到了70年代时已成 了本村最穷的人.

有一次我在村里的水井里亲自看见他老婆蹲在那里洗菜,屁股都露出好大一片.他生有三个出儿子,个子都很高粗,智力却很差,我们村里的人都说是他杀的人太多,损了阴德.当然在我看来,他仍是一个英雄,只不过是他只适合战争年代,在和平年代却没有了用武之 解放军冲到越南女军营外看到的惊人一幕(图)

1984年8月25日,晨雾

今天我营校正炮击越南班墨村右侧山丘后方敌炮阵地,这个炮阵地连日来不断向我方村寨和步炮阵地炮击,时机常选在上午浓雾未散不便于我们观察时。这个炮阵地 是越军的122毫米榴弹炮阵地,由于最近没有大的战斗,敌人很麻痹大意。有时可以看到有十几名越军沿着田间小路晃悠悠的进出班墨村。中午天热时,也常能隐 隐约约看到树林里面有三三两两的越军乘凉聊天。

上午11时20分,有一军车在阵地旁的土路上装御物品,十分钟后离去。连长向营指报告,要求炮击。三分钟后,首发炮弹打在稻田地,向左偏离目标100米。第二次修正射击,四发炮弹向左偏离目标约850米。

连长说:“怎么搞地,越偏越远?”营指还没回话,我们发现偏离目标这四发炮弹,有一枚命中了一个越军弹药所,爆炸的火焰一飞冲天,火烟腾起有 一百多米高,传来阵阵爆炸声。另三发误中民房,火光浓烟四起。越南的民房多为木制结构的草房,很易燃烧。炮队镜里可以清楚看到有几个老百姓抱着物品带着孩 子往山上林中奔跑。连长把情况报告给指挥所,营长说刚才计算员弄错了数据。第三次修正射击,四发炮弹准确命中目标。以此为基准,又发射36发炮弹,全部覆 盖敌目标,敌炮阵地上浓烟滚滚。

晚上,我和连长聊天,连长说炮弹偏离目标对炮兵来说是失误但又无法避免的事。他当新兵时,有个老兵给他讲过一个故事:“一次炮兵打靶,打出去四发炮弹,只 有三发命中目标,另一发偏离靶点几里地。炮连长大惊,带着炮班长驱车赶往,怕误伤了群众。到地方一看,偏离的这发炮弹打在西瓜地里,才舒了口气。正要离 开,发现从瓜地里战战惊惊爬起来一个人,满脸黑污吓地哆哆嗦嗦说,解......解放军同志......俺......俺就偷个瓜..... 还......还是第一次......也......也........也用不着用大炮打俺吧?”呵呵,真有意思。

8月26日晴,晨有雾

中午观察越南班墨右侧的敌炮阵地,昨天遭我部炮击后,除了可看见黄土弹坑外,周围看不见一个人影。看来在战场上疏乎大意是要惨遭横祸的。

下午三点半,越南那端村远方有一座大山的山脊线上,站有一群中小学生。二十多人的样子,四十倍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(她)们,清一色的白上衣蓝裤子, 系着红领巾。在两个身着白色上衣的女老师带领下,朝我方指指点点。我猜想可能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战场是危险的,真弄不懂这些越南人在搞什么名堂。在激光 望远测距议里,红色闪动着的数据显示距我观察所的位置18560米。这个位距,是在我们130加农炮射击的最佳射程内。我把方位、距离、坐标报告给指挥 所,营长用他那山东口音很浓的普通话回答:“先记下来........扯蛋。”扯蛋二字应该是营长放下电话时随口说的,被我听到了。但不知是说越南人扯 蛋,还是说我扯蛋。俺只是一个小兵,打不打上边说了算,咱是按规定办事。 规定是:发现五人以上,必须立即报告。

8月29日,晴,天气炎热

今天收到两位老同学超和小普的来信。信上说家乡还是老样子,真羡慕我,不但当了兵,还能去打仗。让我注意安全,回去给他们讲讲战场上的故事,阅后倍感亲 切。同时还收到有六封来自祖国各地的来信,有云南、山东、贵州的,还有一封来自辽宁,多是中小学生写来。信中称呼有哥哥、叔叔,也有称爷爷的。这些信件是 寄给云南老山前线“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”收,大家相互传阅,心中无限感激,连长让我按地扯一一回信。

下午4点55分,越南小青山后边走出三个女兵,向江边走去。紧接着又稀稀啦啦走出六个,全是女兵,拿有武器。四十倍高清晰望远镜里,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隆起的胸部和长发。

我们和32师的侦察员都把目标迅速报了上去。这时,前边的两个女兵脱光了衣服跳入江中,能看出她们在高兴的嬉水,不停的击打着浪花。当后边几个女兵接近江 边时,32师的炮弹呈圆形首先将她们覆盖。十秒钟后,我部的重型炮弹呼啸而至,有几发爆弹打在水中,腾起数十米高的水柱,水中的两个女兵再没有见她们上 岸。重型炮弹将岸上的尸体和草石炸起甩向天空,硝烟拂过,那里已不存在活着的生命。天黑时留下颜峰、王国良值班,我们收工吃饭。

吃晚饭时,大家没再提那几个越南女兵。虽然当炮弹覆盖目标时大家都有一时的欢叫和亢奋,但在中国的传统里有好男不给恶女斗的习惯。

(注:当时老山正面战场驻守一个越南女兵团,我们称寡妇团,作战勇敢凶很。由于越南连年战争,有资料显示,当时越南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较严重 的地区,男女比例高达1比26,这是个惊人的数字。当时,越南女人嫁人都非常困难,曾出现过三名女大学生绑架男人事件,女大学生的目的非常单纯,就是只希 望能怀上孩子。连年战争,越南男人已成为抢手货。许多越南女孩,在政府的鼓励下从军走上战场。)

晚上,漳雾降临,我把自已关进没门的蚊账里。一群群肥大的蚊子嗡嗡叫着顺蚊账边绕来绕去。我用衣服遮档着手电筒光写日记,记录一天的心情。班长汪如申和我 床靠床依峭壁搭建,他坐在蚊账里无语沉思,他经常喜欢那样孤独的坐着,好象总有想不完的心事;连长许正楼在小山洞里打着小手电写日记;朱殿虎无聊的摆弄着 收音机;严治平坐在山洞最里边抽着闷烟;栾加利、刘文刚担任警戒任务。早晨姚志杰已配到炮阵地加强给炊事班帮厨,也算是侦察班的预备队。

战场上,没有枪炮声的夜晚死一样沉寂。草丛中有很多莹火虫闪着兰光,绿光闪跃的小草蛇不时的在林中跑过。遥望山下的那马村,黑夜中没有一点灯光。昂首看看灰雾茫茫的天空,没有一个星星,更没有月亮。这就是战场,这就是战场寂瘼难熬的夜晚。震惊:中越长条山之战的战壕里全是裸体女兵


山雨欲来风满楼,祖国儿女扞国土。从1978年12月中旬以来,广西云南驻扎着从全军调来的九个战备值班军,共计29个战斗师及两个炮兵师,约35 万人,各种大小火炮上千门,各种工程车辆,坦克,装甲车,汽车及地方支前运输车辆尽万台,后勤保障一切就绪。中越边境战线上,大战在即,各参战部队攻击以 待。

1979年2月17日清晨,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,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,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,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,以排山倒海之势,用强大的兵力,分成13路,跨越中越边境战线,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

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,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,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,发起反击作战。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,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,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,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

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,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,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,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,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,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

从表面上看,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,但是树木丛林,杂草丛生,怪石嶙嶙,密度之大,便于隐藏,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,坚硬牢固,分上下两层,高射机枪6挺,上下各3挺,装备配置较好,火力强大,弹药充足。 山上山下,东南西北各个方向,都能相互支援,协调作战。驻防长条山守敌,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,该排女兵27人,少尉1 人,中尉1人,合计29名。(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,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)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,地形较为平坦,稻田成片,视眼开阔, 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,打狙击战。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,山连山,森林成片相连,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,迅速撤退,并分股打游击之战。

2月20日,我师先头部队379团某部,向绿平方向打击搜索前进,突然遭遇到来自长条山守敌的强大火力打击,将我先头部队压制在长500米宽100米的稻 田和公路中,我方被敌人的高射机枪打得抬不起头来,部队无法继续前进,先头部队多次组织反击,效果不佳,并有伤亡,该部前指立即向师指挥所报告敌情战况, 请求炮火支援。

在师炮兵火力的强大打击压制下,敌方狙击我先头部队的强大火力有所削弱。我军炮击过后,先头部队再次发起反击,战斗进程有所好转,但敌方火力任然强大,部队攻击前行缓慢,敌我双方进入胶作阶段。

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,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,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,师首长张万年决定,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,立即投入战斗。在 坦克部队的掩护下,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,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,参战人员英勇顽强,不怕流血牺牲,猛打猛冲,一鼓作气,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 较量拼杀,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。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,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。

同时,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,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,她们上身无军装,下体无军裤,光着脚,只穿背心和短裤,肢体分离,血流成片,可见战斗的场面 十分残酷和震惊。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,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。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,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。

长条山之战,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道之师!文明之师! 解放军老兵越战亲历:越南女俘虏身材发育可真好

“前面,150米透空处,发现一个!没有穿军服。”我隐藏在一颗大树树根底部,低声对后面爬过来的排长报告。 “把望远镜给我,注意周边情况!”排长接过望远镜观察了片刻,将望远镜递给我:“你看看,好像是砍柴的-仔细看看他周边,有没有携带的武器?有没有其他的 同伙?” “……他手上有把砍刀-砍树枝的动作熟练,不像是装出来的--没有发现其它武器-周边暂时没有发现其它人员-下一步怎么做?”我一边观察一边低声报告。

“再观察一会,你注意我们后方和下方的警戒”排长接过我递过去的望远镜,又开始对目标左左右右,上上下下、远远近近的仔细观察。

四周一片寂静,对方砍树枝发出的“咔嚓”声在林子里回荡,身影在透空处一晃一晃。我回头向我方看去,可以看到副班长小组隐蔽的位置,其它两个小组隐蔽的位 置看不到。向下方望去,树林密密匝匝,看不到边,想起出发前研究地图,图上标明在我们隐蔽位置的附近有条小路,反复观察搜索-没有发现,或许是被常年生长 的茂盛茅草遮掩了。

“排长,把他抓回去?”看到排长停下了观察,我凑到排长耳边低语。

“不,我们撤!

“撤?”我以为听错了。“干掉他再撤,怎么样?”说着,“嗒”一声,我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。

“关掉保险,撤回去!”排长重复了一句,语气坚决。

“是!”我很勉强的应道,跟随排长,隐蔽的返回我方一侧。

“今天的的任务已经完成,八班长,你看从那条路线返回比较合适?”排长问道。

“随便,你决定,我服从。”心里正在为刚刚撤回的事感到憋气,于是没好气的回答。

排长盯着我:“有情绪是吧?刚才的事等会给你说,你立刻安排,按照我们行动前制定的方案,返回。”

向其它两个小组发出返回的信号,我给来到的副班长交代:“你带第三小组在前,第二小组跟随,我带第一小组断后……从这-挑选坡度稍缓点的地方,按之字形线 路滑下去,到达山谷谷底,而后沿着合水线往下走,到了合水线与另一条小溪汇合的地方-那里有条小路,可以回到峙浪,行动吧!”此时,天空淅淅沥沥的雨越下 越大。

很快,我们到达山谷合水线处,回头向上看去,公母山主峰隐没在云雾之中,在山谷向下流的水中洗了洗手,挑了块石头坐了下去,开始拧衣袖和裤脚上的水。排长在旁边拧着军帽上的雨水:“哎,猫头鹰,有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撤?”

“没想明白,对方就一个,我们十比一,为什么不动手?抓个俘虏回去,一问,这附近什么情况都可以搞清楚!”

“我们看到的是一个,但是这一个敢到边境上砍柴,估计离他住的地方不远,我们没有微声冲锋枪,这一开枪立刻就会惊动敌人-那时候恐怕就不是我们十个对他一个的问题了。”  “我可以不开枪,抓活的。

“抓?他手中的砍刀是吃素的啊?

“我们也有砍刀、还有带刺刀的半自动、班用十字镐、工兵铁锹-几个人围上去,他要反抗,不开枪,一阵乱打,也要把他活活整死!

“狗急了还要跳墙呢!他叫喊起来,或者持刀顽抗、拼命!这些新兵不是像你一样训练有素的捕俘手,一旦行动中有人受伤,从这么高的地方怎么背下来?”排长指 着山顶方向接着说:“我们这次行动就没有准备捕捉俘虏,没有精心准备,是侦察行动的大忌,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行动,一旦暴露,后果很严重的。轻一点说,我们 可能付出伤亡的代价,说重一点,可能会暴露我军在公母山行动的意图,引起敌人的警觉,你看到了主峰的情况-那上面放上两挺机枪,我看谁都别想从公母山翻过 去!”

排长一席话把我说的头低了下去,帽檐上的雨水滴滴答答的掉在膝盖上,我抬起头:“看那家伙砍了很多柴,一大堆,估计这几天都会在那里,我们回去报告,要求一下,准备好,再来,把这家伙搞回去!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排长把军帽甩了甩水戴上:“走吧,副班长他们都看不见了。”

回到峙浪已经天黑,排长去连部汇报行动结果之后回来安排:“明天(7、8、9)三个班长跟副连长他们去北山,观摩他们二排搞的潜伏观察,其他人休息。”

“公母山那边呢?不安排接着去?”我追问。

“连部会向上级报告的,听安排吧。”

(本段后记:数日后-我们3排领受了板烂方向的侦察任务,在板烂听到一则“敌情通报”,大意是XX部XX侦察分队在公母山一带实施捕俘侦察行动,担任第一 捕俘手XX侦察班长对一持刀砍柴的敌人实施由后捕俘,捕俘动作采取踹膝锁喉,敌人被锁喉后砍刀没有脱手,而是用砍刀顺势朝后面砍去,正好砍中我捕俘手颈部 动脉,捕俘失利,敌人被我用微声冲锋枪当场击毙,我受伤人员在返回的途中由于大出血抢救不及,壮烈牺牲……通报要求各侦察分队汲取教训,在实施侦察行动中 务必周密准备,设想各种意外的情况和制定切实有效的应对措施……

当时听到这个通报感到非常震惊,当年我与排长曾经讨论过件事,如果当时我们在公母山侦察行动中对发现的敌人采取了行动,被砍倒的会是谁?还有,如果对砍柴 之敌由后袭击捕俘,会不会采取了错误的捕俘动作,出现致命的失误而不能一招制敌;如果对敌捕俘动作失利,一场不能开枪的肉搏之后,谁会倒在血泊之中……这 是如果……是个假设,但是有战友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)

第二天,我们搭乘摩托车来到北山边防站,将摩托车停在边防站院子里后,步行向一公里外的边境接近,来到我方秘密设置的观察所里,对敌方进行观察。

在高倍望远镜里可以看到,北山与越南方向接驳的简易公路左侧东南方向的高地,是两国国界的XX号界碑所在处,越军超过国境线占据了高地,并朝我方一侧修建了工事和战壕,战壕前方是一排排面朝我方的竹签。整个北山地区暴露在越军居高临下的火力控制范围内。

“太猖狂了!越南鬼子怎么把工事修到我们脑门上了!一挺高射机枪就可以把这条路、还有这、北山全部封锁掉!这个位置离敌人太近、搞观察太危险了!”我对趴在旁边的二班长说。  “怕它个屌!越南鬼子占了我们的地方,不是上面强调要秘密观察,早就冲出去干掉他们了!”

“你们在北山不是开过枪警告越南鬼子吗?

“不是这里,是在那边”二班长翘着大拇指指了指观察所西边方向:“越南鬼子在那边也修了工事,这里看不到,等会他们过来换我们观察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我看二班长说话的语气有点怪,于是问:“是去看越军那些女兵?”

“瞒不过你!”二班长在我腰上轻轻捅了一拳,正色说:“越南人真的很狂妄,弄几个娘们,也敢在我们面前张牙舞爪!”

“不光是张牙舞爪吧?听说还很下流?”我一边移动高倍望远镜观察,一边问:“那些越南女兵真的对着你们光着身子?”

“是啊!

“真的啊?”我扭头瞪大眼看着二班长:“说来听听,怎么回事?”

“简单,越南鬼子像在正面这个高地一样,在那边,也是越过国境分界线,修了A型工事和战壕。前不久我们我们去侦察,看到那工事好像没有人,就打算从我们这 边高地下去,越过两个高地之间的山谷过去看看越军的A型工事像什么样子,才下去几步,没想到那A型工事里就冲出两个越军,只戴着统帽,光着膀子没有穿上 衣。那越军把左手提着的子弹袋迅速的往战壕上"啪'的一甩,右手把AK47在战壕上'跨'的一架,'哗啦'一下子弹上膛,瞄准我们……靠!那动作真麻 利!”

“是越南女兵?”我问。

“是,刚开始我们还没注意到,看到敌方有准备,我们也就没有继续往下走,也把枪保险打开,如果敌人敢开枪,我们就冲过去把这些不可一世的鸟收拾了,后来还是副班长眼尖,说了句'耶!还穿着胸罩!'这才看出是越南女兵!”

“哈!那你们就这么僵持着看?

“没有,发现是穿胸罩的越南女兵,搞得我们有点发愣,我挥挥手,大家往回走。那两个光身子的越南女兵见我们往回走,也收了枪,缩回藏身的A型工事里去了。

“我可是听说你们开了枪,把那越南女兵引出来'观赏'的。”

“哪个这样乱说!”二班长有些难为情:“那两个越南女兵缩回工事后,在另一侧的战壕里又冒出一个……穿着军服,全副武装的。估计就是她发现我们试图接近,才发出信号,那两个藏在工事里的才慌慌张张的从工事里窜出来。  “你们到底开枪没有?”

“开了!看到敌人连女兵都这么嚣张,占了我们的领土,构筑了那么些针对我们的工事,还张牙舞爪的用枪对着我们,气不过,我就朝空中'哒哒'开了两枪,警告 警告!枪一响,那穿军服的趴了下去,那两个没穿衣服的越南女兵,又像开始那样,只戴着统帽,从A型工事里冲出来,把左手提着的子弹袋迅速的往战壕上'啪' 的一甩,右手把AK47在战壕上'跨'的一架,'哗啦'一下子弹上膛,对准我们这个方向。她们在那里趴了半天,看见我们没有什么动静,又缩回去了……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!哎,我就奇怪了,那越南女兵脱得光光的躲在工事里,她们想干什么?”我抹了抹脸颊上淌下的汗水甩了一把后问道。

“干什么?不干什么,你看看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她们干什么了!”大汗淋漓的二班长提拉着自己敞开领口的衣领,抖动着扇着。

我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,胸前已经湿透了一大片,汗水透过军装,把胸前的弹夹袋也湮湿了一大块,扶着望远镜的左手手臂上,汗水正在流向肘部,痒痒的。“嗯,”我点着头:“我明白了,那A型工事里面太热……后来,是不是就经常有鸣枪警告的事件发生?”

“去你的,等会过去那边你就……(此处省略)”

结束对北山之敌的秘密观察,回到边防站,看见五班的弟兄都不在,于是问二班长:“五班人呢?怎么都不见啊?”

“好像一大早连长(莫)带他们到XX方向(侦察)去了。”二班有战士说。

技师手里摇着摩托车钥匙过来:“走了,返回(峙浪)。”

回到峙浪连队驻地,一下车,就看见五班副(欧阳)。很是奇怪,于是上前问道:“你们不是去XX搞侦察去了,怎么没回北山在这里?没去么?”

“去了。”五班副说着,扯了扯我到一边:“我们也是刚刚回到这里,今天到XX侦察,越境了,开了枪……事情搞大了……”

“很严重么?”我问。 “把越南鬼子干倒了几个,连长……

来源:521新闻网http://521zx.banzhu.co

  • 1

    顶一下
  • 举报

  • 0

    踩一下
分享到: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
相关评论()



发表评论

图文推荐


凯发娱乐 利来国际 博天堂娱乐 环亚娱乐 尊龙娱乐 凯时娱乐 亚美娱乐

sitemap